首页


全球减灾会议信息

“4•20”芦山强烈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总结表彰,学院三年来政策咨询贡献丰硕



时间:2016-07-22

 

       7月21日上午,四川省委、省政府在成都召开“4·20”芦山强烈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总结表彰大会。在大会上,为三年来灾后恢复重建作出了突出贡献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得到了隆重的表扬。与此同时,国家和四川省对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提出的“探索一条中央统筹指导、地方作为主体、灾区群众广泛参与的恢复重建新路子”的四川实践与创新,给以高度的肯定和总结。

 

灾后重建先进个人的代表龙门乡党委书记发言

 

       国务院重建指导协调小组组长单位、国家发改委何立峰副主任代表国务院,在讲话中对三年来的芦山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新路,总结为:“实现了由中央直接安排部署向地方具体负责的转变,形成了一套与过去举国体制互为补充、相互完善的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新机制,值得深入总结和发扬光大。实践证明,中央统筹指导,极大提升了灾后恢复重建的战略定力和创新动力;地方作为主体,极大提高了地方党委政府应对灾难的治理能力和发展能力;灾区群众广泛参与,极大激发了广大干部群众共建共享的能动性创造性。三者构成有机联系的统一整体,展现出了巨大的政治优势、体制优势、机制优势、政策优势。”
       四川省委王东明书记,代表四川省对雅安市和邛崃市践行重建新路的实践与创新,总结为:灾后重建是一场遵循客观规律的灾区发展再建,必须正确处理党政主导与市场运作的关系;是一场整体跨越提升的灾区机能再造,必须正确处理功能恢复与持续发展的关系;是一场复杂全面系统的灾区事业再兴,必须正确处理重点突破与整体推进的关系;是一场迈向治理现代化的灾区社会再构,必须正确处理依法重建与改革创新的关系;是一场提振信心力量的灾区人心再聚,必须正确处理各方大力支持与群众广泛参与的关系。

 

王东明书记讲话

 

学院执行院长顾林生作为专家代表,参加了总结表彰大会

 

       三年来,学院对芦山地震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在学术研究、社会服务和政策咨询做出很多的贡献,具体表现为如下:

      ①  2016年4月25日,通过四川大学向中央办公厅提交《四川大学专家关于420芦山地震灾后重建对策建议(一)》,对今后的灾后重建的思路和重点提出了“省内援建模式,特别是从汶川地震灾区派遣”、“地方政府为主,社会民众力量积极参与的合作模式”、“安全社区建设,加强农房抗震技术”、“鼓励自救互救模式”等建议。

       ②  2016年4月27日,通过四川大学向中央办公厅提交《四川大学专家关于420芦山地震灾后重建对策建议(二)》,提出了“地方自我重建模式”、“群众主体,政府辅助”、“发动NGO、社会组织参与”、“加强防灾能力建设”、“推广统筹自建方式”、”中央重建资金直接由四川省管理安排”等建议

       ③  2013年4月26日上午10时,学院执行院长顾林生接受新华社采访,提出重建模式要为新的模式,具有创造性,让汶川大地震恢复重建毕业的北川汶川或者是德阳、绵阳这些城市去援助现在的庐山地震区几个县乡。灾后重建要创新,让地方做,让地方发挥力量。今后我国灾后重建是中央辅助、地方为主的一种机制。这种机制我们可以说举国体制的新转换。

       ④  2013年12月底,新华社记者叶建平等采访学院执行院长顾林生教授。顾院长提出了”探索重大自然灾害重建向‘地方负责制’转型”的思路,并讨论了“快慢之间的“重建哲学”等。下面是新华电讯的主要内容。“中央将芦山重建指挥权交给四川,不仅是科学评估灾情后作出的决定,更是为了增强地方应对重大自然灾害的能力,探索重大自然灾害重建向地方负责制转型。”四川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执行院长顾林生说。

      ⑤  应新华社记者叶建平的要求,顾林生在2014年1月提交了“完善我国重建体系,推进地方负责制”的决策建议稿,提出“罕遇巨灾,中央统筹,举国合力;大灾中灾,中央支持,地方负责;小灾小难,地方全责,中央补助”的科学合理体系。

      ⑥  2014年4月20日,新华社发表“战胜灾难 绽放梦想——写在芦山地震一周年之际”的文章,指出:灾难考验中国。地震发生后,中央将灾后恢复重建的“指挥棒”交给四川,探索实行以地方政府为决策、实施和责任主体的“地方负责制”。“这次重建体制的创新,正是科学发展观的一次生动实践。”四川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执行院长顾林生说,“中央将芦山重建指挥权交给四川,不仅是科学评估灾情后作出的决定,更是为了增强地方应对重大自然灾害的能力,探索重大自然灾害重建向‘地方负责制’转型。”更重要的是,“地方负责制”通过“放权”,给予充分的时间和空间,确保了地方能够更加冷静地判断重建工作的“轻重缓急”,统筹协调稳步推进灾后重建。

        ⑦  2016年4月20日,新华社发表“震后重建的“国家实验” 地方负责制创新芦山地震灾区恢复重建纪实”,指出:由中央直接安排部署向地方负责制转变,从举国体制向地方主体转变,有利于增强地方应对重大自然灾害的能力,标志着我国灾后恢复重建体制机制的重大转变和创新。新华社“芦山震后三年:重建新路新在哪儿? ”:“干部群众心连心,水泥沙子粘得紧。” 四川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执行院长顾林生说,党的领导、市场化的招商引资、 社会各界力量的有效整合,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汇集成了灾后重建的强大洪流。这不仅使灾后重建费省效宏,同时也是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有益探索。

       ⑧  2015年7月,学院受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西部司的委托,研究“我国特种大自然灾害灾后恢复重建机制建设研究”。

       ⑨  2016年1月-6月,与雅安党校联合调研和编制《创新与实践—4.20芦山强烈地震雅安灾后恢复重建案例》。接受芦山县委托研究和编写《芦山之路——“4.20”强烈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地方负责制体制机制创新实践》。

       ⑩  2016年4-6月,代表四川大学,参加四川省关于芦山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总结的编写。

 

《创新与实践—4.20芦山强烈地震雅安灾后恢复重建案例》(样书)

 

新闻编辑:赵星磊

 

 


Copyright©2014-2015 四川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版权所有       您是第 300111 位访客 技术支持:知用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