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抗震减灾专家顾林生:灾害预报不是救命稻草,还要靠人



2017-08-10 转载:澎湃新闻 冯婧 市政厅

 

       8月8日21时19分,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20公里。8月9日7时27分,新疆博尔塔拉州精河县发生6.6级地震,震源深度11公里。地震发生后,公众希望迅速获得灾区信息,但自媒体上开始出现一些谣言。

       在震后救灾过程中,政府与民间如何更好地进行信息共享?游客集中的景区如何更好地防灾减灾?如何正确看待灾害预报?为此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中国应急管理学会理事、四川省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救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四川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教授顾林生。

 

8月9日,在四川省九寨沟县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停车场,救援人员合力将物资运输车辆推上斜坡。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顾林生认为,在救灾过程中,如何判断不同渠道信息的真假,如何把这些信息整合起来非常重要。他认为,当地政府在确认信息准确,上报上一级政府的同时,最好在允许的范围内,能快速地将一些信息分享给民间或媒体。这样更有利于建设完善的信息共享机制。而作为媒体和公众,也要读懂政府发布信息的含义,例如出现道路交通管制的信息时,就说明已经处于紧急状态。

       此外,顾林生认为,汶川地震后九年来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在此次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地震中已经显现出来。但对于九寨沟这样的景区来说,还需要提高自身的风险管理能力。他认为,灾害预报不是最后的救命稻草,真正的防灾还在于空间结构的稳固,比如住房和公共设施的安全。而面对灾害时,如何能冷静地对待和采取相应措施,对于每个人来说,这种能力和技能才是最重要的。

 

以下为此次访谈的内容:

要建立官方和民间的信息共享机制

澎湃新闻:震后救灾过程中,在官方与民间的信息共享方面,您有哪些建议?

 

顾林生:关于官方跟民间的信息共享问题,目前来看,国家救灾的信息共享机制还做得不错。有各种不同的交叉的信息渠道,包括微信、微博(如微阿坝)、救灾指挥部信息、新闻发布的信息、国家减灾中心的信息、地震局的信息、研究所的信息等,还有很多民间的信息。但是,这么多的信息如何整合呢?8日晚上就出现了一些谣言信息,而且是利用官方的渠道,比如国家地震局四川分局,北川防灾减灾局等,这些信息混杂在民间信息里,变成谣言。这次,政府马上采取措施,公布这些是谣言。

       但是政府和民间信息共享时,会出现一些急躁的现象,比如民间希望很快得到信息,但政府的信息需要一个个进行核实和判断,相对有点慢。所以,需要公众了解这种速度差,民间可以更加耐心地听官方信息,包括抗震救灾指挥部、应急办等官方信息。而且,现在很多政府官员都在一些微信群里,也会及时发布官方信息,这也起了一定的作用。未来,还是希望官方和民间的信息能建立一个更完善的共享机制。比如,希望未来可以把官方信息同时发送给民间的一些协调组织和社会组织,例如,救灾联合会、中国慈善联合会、中国扶贫基金会、红十字会等。如果这样做,效果会更好。

       在共享信息的过程中,政府应该注意什么呢?当地政府在确认信息准确,上报上一级政府的同时,最好在允许的范围内,能快速地将一些信息分享给民间或媒体,在这方面还需要加强完善。另外,政府也要关注那些愿意参与救灾的社会组织,如何正确地快速地引导这些社会组织进行参与,这是非常重要的。希望未来,政府会有专人专职来负责对社会组织的引导。这次来看,四川方面做得不错,阿坝州及时发布了安民告示、交通管制、道路堵塞等信息。

       而对于媒体和社会组织,要能读懂政府发出的信息的含义。政府的信息有不同的发布渠道,有的是公安系统发布的信息,也有应急办或指挥部发出的信息。比如看到道路交通管制这个信息,可能传递的是这样的含义:要么道路出了问题,要么是救灾优先,要么是运送伤员。按照道路交通法,如果发出了道路交通管制,就说明已经处于紧急状态。所以,公众和媒体要读懂这样的信息,而不是简单地转发信息,理解信息很重要。

       经过了芦山地震、鲁甸地震和茂县滑坡事故,我觉得今后在立法过程或制度建设中,要建立一个政府和民间信息共享的机制。政府有政府的信息渠道,民间组织也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当地老百姓也有信息,这么多信息如何判断真假,如何去整合,并快速有效地传播,这非常值得研究。

       但是,另一方面,信息不能只途快,从社会稳定的角度来看,也要告知民众,一些准确的信息并不一定那么快,要耐心理性地等待可靠的信息。因为有很多的信息限制因素,比如当地的地理环境、灾情判断等,当地的情况是非常复杂的。所以,在建立共享信息机制的同时,社会公众也要理性地看待信息。

 

景区要提高风险管理能力

澎湃新闻:对于九寨沟这样的旅游景区,有哪些防灾的建议?对游客和景区管理部门有什么建议?

 

顾林生:九寨沟本身就有一些地震形成的堰塞湖,对类似的风景优美但地理环境相对艰难的风景区来说,未来一定要加强防灾减灾和应急管理。关于这次九寨沟的疏散,其实阿坝州政府当时就做出了判断,掌握到大概有五万游客的信息,其中,三万在九寨,两万在黄龙。之后,政府经过判断,确定阿坝州老百姓的损失不太大的情况下,认为五万游客的疏散是第一大任务。所以,旅游景区要做好防灾减灾应急管理工作,及时掌握准确游客的信息,然后把信息及时提供给政府。政府才能及时采取应对措施。

       另外,还要增强风险防范意识,像这样的风景区以及周边环境,很可能出现次生灾害或者滑坡倒塌等危险。景区要提高风险管理,在游客进入景区前或在景区中时,及时告知游客相关的灾害风险,应当采取怎样的应急措施。这样可以提高景区自身的管理措施,也是对游客的防灾教育的引导。

此外,对于导游也要进行应急管理防灾减灾的培训,比如纳入到导游资格证书的考试中。这样在自然灾害情况下,让导游可以及时采取应对措施,帮助游客。最后,可以继续完善风景区的保险制度。一旦发生了类似的事故,导致景区游客减少,要如何恢复,这些都需要风景区加强自身的风险管理能力。

 

汶川地震以来的经验积累

澎湃新闻:2015年,壹起社会研究中心和壹基金邀请您进行一次减灾的政策研究讲座,您当时说,任教的四川大学还没有防灾减灾手册。不知道现在有这样的安全手册了吗?四川汶川地震以来,在防灾减灾方面有哪些进步?还有哪些需要改善的方面?

 

顾林生:其实,我7号还在阿坝州地震局考察,为明年的汶川十周年进行调研,8号我在汶川那边,晚上地震发生的时候,我才刚刚回到家。

       明年是汶川地震十周年,在汶川地震后,国家在预防和应对地震上改变了很多。尽管,一些学校还是没有安全手册,一些安全演练还是不到位,但这些都是个别问题。整体来说,汶川地震以后这九年来,全国的防灾减灾教育有了很大的提高,这是很重要的进步。从这次的地震应急处理可以看得出来。

       第一,这次的信息处理非常快,可以看到,减灾中心对灾情进行了快速评估,地震局、中科院等单位马上找到美国的信息,并调出我国数据库信息进行积极研究,我们看到了各种信息图;

       第二,就是官方针对各种谣言,迅速进行辟谣;

       第三,民间也贡献了很多有效的信息;第四,是关于民间协调力量,官方建议社会组织理性地参与救灾。此外,不同的公司也参与进来,包括一些网络科技公司和旅游公司,航空公司和旅游公司也进行退票。

       各个机构各司其责,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对受灾者负责,按照各自的分工、各自的专业,来进行救灾抗灾工作,这都是非常好的现象。这次地震的级别来说,是非常大的,但目前的情况还是比较平稳,没有出现大的混乱,这次的快速救援也来自汶川地震之后,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各方面积累的经验。

       第一,建立了一套监测预警系统,包括地震、泥石流等不同灾害的监测,还建立了信息源系统。

       第二,在防灾减灾的工程建设方面,取得了进步。

       第三,救灾物资储备方面,形成了物资库,包括成都的国家物资库,在县级和乡镇一级,也基本上覆盖了基本的物资储备。

       第四,在应急救援方面,有快速的救援系统。力量最强的是军队,其次有各种各样的应急救援队,包括地震系统、消防系统、医疗系统等。现在,医疗紧急救援队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有时候会和军队合作。

       第五,建立了社会动员机制,包括对民间组织的引导,对捐赠物资的管理制度。

       第六,在过渡安置时,政府有一套机制。比如民政部门的救援物资和救援款的发放,和其他国家相比,我们国家是非常快的。

       第七,灾后重建,规划先行,考虑环境承载量和安全性等方面的需求,由中央和地方来进行不同的项目,各自承担责任,再加上老百姓自己的责任意识以及社会帮助,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

 

灾害预报不是救命稻草,还要靠人

澎湃新闻:很多专家都认为灾害预报非常棘手,您怎么看待灾害预报呢?

 

顾林生:关于灾害预报要分情况。我们现在做得比较好的是气象灾害的预报,还有泥石流的预报。但地震的预报,是全球都很难预报的。现在还有一些误解,其实并没有地震预警,现在有的是地震速报,就是地震已经发生了。地震的纵波传播是一秒钟6公里,横波传播是一秒钟3公里,所以这个时间差就告诉我们地震要来了,要做准备。目前,我国正在推广这个技术。

       所以,我们不能靠地震速报来防灾,而是要建设坚固的空间结构,比如保证住房和公共设施的安全,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当然,我们也不能放弃对地震监测的努力,现在的地震监测台网是比较发达的。但是如何把监测信息及时告诉公众,这是我们今后要考虑的问题。目前,地震局也在建设地震快速预警系统,未来将在全国推广。

       我觉得,不能把灾害预报当唯一的救命稻草,也不能太相信科技技术。关键的还是人,不管是老百姓还是政府,如何培养应对灾害的能力。在面对灾害时,如何能冷静地对待和采取相应措施,对于每个人来说,这种能力和技能才是最重要的。

 

澎湃新闻:对于未来的灾区重建,有哪些建议?

 

顾林生:因为现在对灾区的损失情况还不是太清楚,关于灾后重建,主要有几个方面:

       第一是房屋抗震加固的问题。景区里老百姓的经济水平还是不错的,有的是自己开酒店,景区里的建筑大概没有太大的问题。偏远一些的贫困山区,一些老百姓的房屋可能需要重新修建。

       第二是道路,可能会发生次生灾害滑坡崩塌,交通恢复还需要一些工作。

       第三是经济恢复,可能像汶川一样,受灾地区要耐心等待,等情况慢慢稳定下来了,可以采取一些促销手段。

       比如,当时汶川地震后,为了吸引游客,景区用便宜的价格邀请了一些旅行社和游客代表来旅游,有的可能是免费,有的可能是便宜的价格能游览很多地方。当时,有一套类似的旅游促销来振兴当地的经济。对游客来说也是一种支援灾区的行为。我相信景区的运营会慢慢恢复的。现在听到消息,有几处景观被震坏了,未来肯定需要修复,如果整个九寨沟的景观不受破坏,游客是可以理解的。

 

 


Copyright©2014-2015 四川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版权所有       您是第 407149 位访客 技术支持:知用科技